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武俠仙俠 > 囂張鬼醫妃,邪王請乖乖 > 第1488章 大結局

   點擊進入原版閱讀
【如有缺章錯誤,推薦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1488章 大結局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
  

  北郡城的生意就留給沐小魚和陳虎照料,剩余的產業全都交給袁興和永安等人,暗夜堂接管了青鳥行的守護工作。

  遠在京城的蘇怡聽到了洛青鸞再次懷孕的消息,還沒來得及高興,就聽說夫妻二人這次是真的隱居了。

  蘇怡等人再次派人送來賀禮,本以為能夠打聽到洛青鸞他們的消息,可惜終是撲了一場空。大家都覺得,說不定等青鸞生產了之后,他們會再回來了,就像四年前一樣。

  但一盼就又過去了三年,孩子都漸漸長大,青鳥行教出了一批又一批的莘莘學子,他們卻再也沒有洛青鸞和納蘭夜的消息。

  ……

  龍崖山,與世隔絕。

  山中一汪清澈大湖,湖面漂浮著片片蓮葉,睡蓮朵朵,還養著各色游魚,乃山谷中景致絕佳的地方。而此刻,湖邊的水榭上卻有兩個半大的孩童在打架。

  說是打架,其實并不正確,因為若是稍有武功底子的人就能看得出,這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竟然不是在地上扭打翻滾,而是煞有介事的如成年人一樣比拼招式。

  其中的女童不過四歲的樣子,梳著兩個包包頭,兩根粉藍的緞帶纏繞在小辮上,大眼烏黑,閃爍著靈動可人的光芒。她出手一招一式卻犀利而果決,渾然不像個才四歲的女娃,若是換了一個普通成年男子,只怕都禁不住她幾下。

  而和她過招的,卻是個比她高出一頭的小少年,稚嫩的臉上多了幾許和年齡不同的沉穩。臉龐白皙如玉,頭戴玉冠,身穿青色云紋華服,一看就知道長大了絕對是個迷死萬千少女的美男子。

  兩人已經打了快一炷香時間了,小少年由始至終只是防守,女娃卻犀利果決,出手如風,幾次攻擊他的下盤,試圖將他打入水中。可小少年顯然練武的時間比女娃早,天生力氣也更大,女娃好幾次佯裝露出破綻,小少年都仿佛沒看見一樣,只守不攻。

  “打不過就快走,才不許你見我爹娘!”女娃出手更快了,小臉上已經帶了微汗。

  “水兒,別打了好不好,都是姑姑的錯……”許蓮在一旁看兩小人打半天了,哭笑不得。

  如果不是納蘭水兒聽說山莊里居然來了同齡的男孩子,好奇要去看看,結果她一時口快開玩笑,說出了曾經那個戲言,也不會鬧出眼前這樣的事了。

  許蓮不說還好,一說納蘭水兒出手更快了。

  “哼,我就不信制不住你!”納蘭水兒氣呼呼的瞪了眼前的小哥哥一眼,雖然第一眼看到他就好想和他一起玩,可一想起許姑姑說的,這個可惡的小哥哥有可能是來讓她爹爹和娘親將她嫁給他的,心里就忍不住又羞又氣。

  她還沒出生就被許給這人了?

  娘親怎么搞的,是不是不喜歡水兒,想將她早早送人?

  眼中閃過一抹狡黠,納蘭水兒猛地大喊一聲:“看招!”

  一抹碧青的身影急速后退,小小的少年雙臂平展,猶如云鶴般飛起,穩穩的落在五尺開外。穩住身形,他終于收手,唇邊露出一絲溫潤的笑容:“水兒妹妹,你打不過我的,我們還是別打了,我今天來找納蘭叔叔……”

  忽然,話沒說完,他陡覺腳下不對。還沒來得及跳開,明明平穩結實的水榭長廊,木板竟然如機關般的收縮,露出個大洞來。

  小少年猝不及防落入了水中,嘩啦一聲,湖水飛濺,驚走一群游魚。

  “哈哈哈哈,上當了,上當了!”納蘭水兒樂的拍起了巴掌,大笑不止。

  遠處,一對宛如璧人的年輕男女透過三層水榭湖居,居高臨下,將剛才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“瞧你寶貝女兒,居然將人家坑到水里去了,打不過就使鬼主意,活脫脫的跟你這個娘一樣。”納蘭夜長身玉立,站著湖居最高處的門口,周圍碧青色的竹制建筑物和他一身寬松的長袍融為一體,臨門而立,涵雅平和,淡如謫仙。

  身旁的白衣女子正是洛青鸞,她卻揚了揚唇,滿不在乎:“那又如何,水兒本來就小,武功又不如他,既然打不過,為什么不能想辦法?”

  她撇了撇嘴:“女孩子家在這方面,天生就比不過男孩子,難道非要以己之短對彼之利?哪有這么蠢的!”

  “好好,我就說不過你。”

  納蘭夜無奈的笑著,不欲與嬌妻爭論,但又等了會,看著前方納蘭水兒還在水榭上,趴

  在欄桿上好像說著什么,而且許蓮也有些不對勁,他也覺得只怕是有什么問題了。

  “怎么宇軒還沒上來?他不是會水性嗎?”

  納蘭夜這話一出口,洛青鸞就眉頭一皺:“是啊,我記得蘇怡說過,這孩子五歲的時候就會游水了,怎么現在……該不會他也嚇唬水兒的吧?”

  不管如何,終究知道這小少年的身份,兩人也不愿他在自家山莊出了事。當下納蘭夜就攬住洛青鸞的腰,身形一動急掠而起,宛如乘風而翔的飛鴻,翩然直下。

  湖水中正賣力游回岸邊的小少年仿佛察覺了什么,抬頭一看,已然癡了。

  眸子里陡然射出一道光芒,帶著強烈的希冀和狂喜,仿佛到這個時候,他才真正相信父皇曾經說過的話。他這位納蘭叔叔,武功可是天下第一,別說以一人之力帶領千軍萬馬滅了敵國,就算是本身,也是難以想象的超絕人物,堪比天人。

  南宮宇軒一直以為父皇是多有夸大,平時教他武功的禁軍統領王叔叔就很厲害了,可也沒父皇說的這么夸張。但直到現在親眼看到,他才驚嘆,果然名不虛傳……

  最起碼,這御風而行的卓絕輕功,他就僅僅只在二叔寫的那些話本子里才看過。

  “怎么了,水兒?”

  洛青鸞穩穩的落在水榭上,快步朝女兒走去。

  當她看到湖中那個小少年并沒有溺水,而是泡在水里呆呆的盯著她身后的納蘭夜,手中還抓著一朵淡藍色的金絲玉心蓮時,才算放心下來。

  “娘親,娘親!”納蘭水兒歡叫著撲入洛青鸞懷中,開心極了:“小哥哥給我摘花,他摘了水兒最喜歡的那朵!”

  洛青鸞一怔,對女兒露出燦爛的笑容:“乖水兒,宇軒哥哥落水了,我們應該救他先上來對不對?他怎么還去摘那花啊?”

  納蘭水兒立即道:“是水兒說想要的,他就……”

  剛說到這里,她就察覺了什么,猛然捂住小嘴,可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“好哇,納蘭水兒,你膽兒肥了是吧?娘親給你說了多少次,那金絲玉心蓮是種來給你爹煉藥的,你袁叔叔大老遠幾千里弄回來,娘親養了三年才養活,你居然還是去摘了!?”

  “啊!不關水兒的事啊……”

  眼看自家娘親從溫柔的仙女頓時變成母老虎,納蘭水兒轉身就朝爹爹身后躲去:“爹爹救水兒啊——是小哥哥摘的,不是水兒摘的,娘親要打就打小哥哥,不要打水兒啊……”

  可憐的小女娃頓時大叫起來,指著剛剛爬上岸的的南宮宇軒:“娘親看嘛,花還在小哥哥手上呢,哇……爹,娘親要打水兒了……”

  洛青鸞氣呼呼的撩起裙擺走過來,一把將躲在納蘭夜身后的女兒拖出來,啪啪的就打屁股:“你還敢說!如果不是你讓宇軒哥哥去摘花,他落水了怎么不趕緊上岸?你還怪別人了,娘親平時怎么教你的,不許推卸責任聽沒到……氣死我了!”

  一邊說一邊啪啪的下手,只是終究怕自己手勁重的打疼女兒,打了兩下也就放輕了力道。

  “洛姨,別打水兒妹妹了,花是我摘的,要打就打我好了。”

  忽然,已經上岸的渾身濕漉漉的少年走了過來,一臉愧疚的將手中的花遞了過來:“是我惹了水兒妹妹不高興,才想著摘花來賠不是,誰知道……洛姨,罰我好了。”

  本來洛青鸞就是嚇唬女兒,哪舍得真罰,一看南宮宇軒主動道歉,她乘勢放開納蘭水兒:“怎么,宇軒,你真要替水兒認罰?”

  南宮宇軒點點頭,嗯了一聲。

  闊別多年,難得又一次見到洛姨,但他卻幾乎天天都聽母后說起。如今一見身穿白衣,漂亮的像仙女似的女子,仿佛時間就沒在她身上留下痕跡。

  難怪水兒妹妹這么可愛,原來是隨了洛姨,南宮宇軒心里偷偷想著。

  身高才剛到洛青鸞肩頭,比起納蘭夜,南宮宇軒更是稚嫩的猶如一顆新生的翠竹。渾身濕漉漉的,黑發還有幾絲粘在了臉上,嫩白中一抹黑意,更顯得讓人憐愛。

  兩句話揭過不提,洛青鸞自然不會責怪一個孩子,讓人趕緊帶南宮宇軒去沐浴更衣。納蘭水兒才被打了一頓屁股,哪里還敢留在面前,兔子一般飛快跑了。

  兩人慢慢沿著木質水榭走著,湖風吹來,帶著淡淡的花香,洛青鸞挑了挑眉,促狹道:“你看宇軒

  如何?”

  一句再普通的話,納蘭夜都能立即明白她的意思:“還不錯。雖然才八歲,但已經頗有成年人風范。沉穩,不驕不躁,水兒那么攻擊他,他都只守不攻,不僅有男人的大度和胸懷,更審時度勢,知道自己身負重任,代替他父皇有求于人,懂進退。”

  洛青鸞點頭:“被水兒坑下水了,身為皇子也沒半點脾氣,為了哄水兒開心,還去給她摘花。所以,脾氣也好,手段多,知道怎么哄女孩子開心,我看以后你女兒保管會喜歡這小子的。”

  “怎么,你舍不得?”納蘭夜勾著洛青鸞的下巴,一臉寵溺。

  “早就和蘇怡定下婚約了,本來還想著她下次再生個女兒,能嫁給咱家那小子的,結果……”洛青鸞一拳錘在納蘭夜心口,瞪著他:“都是你不爭氣,害我生個女兒,哼!女兒可是要嫁人的,辛辛苦苦帶大的寶貝女兒就要便宜了別人……”

  “難道你還想把女兒留成老姑娘?”

  納蘭夜哭笑不得,輕輕擁著她:“好了,水兒才多大啊,你這當娘的就操心起這個了。”

  想起剛才南宮宇軒的表現,洛青鸞轉了心思,唇邊揚起一抹笑意:“你不會不知道宇軒這孩子來我們這里是為什么吧?徐巍都給我說了,山腳下還有一大堆人呢,沒敢上來而已,南宮擎這些年,哪年不派人來找你?可我們走的太突然,第二次玩消失了……”

  納蘭夜刮刮她嬌嫩白皙的臉龐,憐愛道:“難道你又想出去?在這里修身養性嫌不好玩了?”

  “可別!”洛青鸞搖頭,她是煩夠外面那些破事,錢也掙夠了。

  好不容易尋了個山清水秀,像仙境一樣的地方,自由自在的想做什么都沒人管,她是腦子犯抽了才會出去。不過嘛,她這么說可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孩子。

  她經歷多了,什么都看過了,那幾年的事比別人一輩子的經歷還要驚心動魄。她不是那種野心勃勃的,更不是耐不住寂寞的性格,還是從此和納蘭夜一起,相守山水,才是最幸福的一生。

  不過為了兩個兒女的將來,她自然還是要動些心思的。

  兩天后,一行宮里出來的隊伍浩浩蕩蕩的返回了京城,但卻少了一個人。

  后宮,南宮擎將劉公公帶回來的信件遞給皇后蘇怡:“青鸞給你的回信,你也看看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,蘇怡就驚喜的接過來拆開,兩下看完,不由得面色有些奇怪。笑不出,又沒法哭,舍不得,心疼的緊,卻又覺得這是天大的好事。

  “宇軒真沒回來?”她試探著問道。

  “嗯,留在隱湖山莊了,子卿說要親自調教他,朕也沒想到這次會有這樣的結果。”南宮擎一臉嚴肅,才繃片刻又忍不住笑了起來:“看來是真看上宇軒了,不然依照子卿的脾氣,哪會輕易收徒,還傾囊相授的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蘇怡又有些不舍:“宇軒才八歲,說走就走了,我真是心疼啊。”

  南宮擎坐在她身旁,意味深長道:“怎么,阿怡你還沒想明白?男兒自在四方,有子卿親自調教他,還怕宇軒未來不是下一個楚王?這西楚的江山交給他,那朕可放心了。”

  “而且,又不是不回來了。說不定十年八年之后,宇軒還給你帶個兒媳婦來呢。”

  不由得一愣,蘇怡想了一會才反應過來,驚喜道:“你是說青鸞的女兒水兒?”

  “兩人青梅竹馬,一起長大,豈不是最好培養感情?這次朕可以賺大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南宮擎大笑起來,攬著蘇怡的肩頭滿意的不行。

  大殿上響起了歡快的笑聲,殿外伺候的宮女們不由得相視一笑,看來陛下和娘娘心情很好啊。

  殿外庭中,角落的水缸中,睡蓮幽幽綻放,一只蜻蜓落在上頭。

  初夏的午后,寧靜而安逸……

  全書完

  

窩讀谷中文網提示:
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,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,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。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。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,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。

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本站聯系,本站將立即刪除。
由于收錄作品繁雜,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(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yoaxpf.live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窩讀谷手機站 站長郵箱 豫ICP備13011957號-1


时时彩开奖号码